中国西藏网 > 视频 > 原创视频

听,见雪域•有料丨杜鹃醉鱼

时间:2019年06月21日来源:中国西藏网
内容简介:

  碧塔海如一块碧玉,静静地镶嵌在云南迪庆藏族自治州(国家)5A级景区普达措国家公园内。这里以漫山遍野的杜鹃花树闻名,每到五六月份杜鹃花开,花瓣落入湖中,鱼儿吃多了微毒的杜鹃花瓣,就会暂时性的神经麻醉,翻了肚皮浮上水面,这一有趣的现象被称为杜鹃醉鱼。一起来倾听萨娜发表在《西藏文学》2019年第二期的文章《杜鹃醉鱼》,欣赏这段凄美的爱情故事

  在香格里拉,每年春夏之际,总会有各种缤纷绚烂的花儿绽放在山林间、草原上,带给人们无限拂面的清新,沁人的幽香。“海”是高原人民对湖泊的称呼。碧塔海是一个远离尘嚣、宁静清幽的湖,它是天上的仙女遗落在人间的宝镜,白净光洁、晶莹剔透。五月的碧塔海,湖岸的亿万朵杜鹃花竞相开放,为碧塔海围上了美丽的花环。微风过处,红粉零落,残瓣飘飞落入湖中,湖中独有的重唇鱼会纷纷前来吃花瓣。由于杜鹃花里含有微量的神经毒素,鱼食后昏醉,翻肚皮飘浮在水面上,形成了碧塔海最具神秘色彩的“杜鹃醉鱼”和“老熊捞鱼”的绝妙景观。

  鱼 醉

  我是一条生活在碧塔海中无比幸福的游鱼,在日日凝望碧蓝的苍穹中感受白驹过隙。我们世世代代生活在这里,由高山雪泉汇集成的湖水清澈、甘甜,在那个微雨后的夏日,我身穿一袭白衣和几个好友泛舟游于湖中,在酒酣之际不禁临风而歌。我们狂傲的歌声惊醒了湖畔正在午睡的她。那日湖畔的白色雾霭腼腆地飘浮于上空,似笼罩着一个粉红色的梦。她被我们吵醒后,懒懒地拨开雾帘,用似醒非醒的双眼注视着我们。粉嫩的脸颊泛出丝丝红晕,恰似一抹天边的红云临风婀娜在油绿的枝头。我丝毫没注意到自己的失态,久久凝望着她。良久,她也注视着我,不停地抿嘴痴笑。贪婪抑或被迷醉了的雾气又回来了,它们越集越浓,最终她的笑靥一点点破碎,消逝在雾帘中,我一心急,不慎跌落水底。

  后来我听朋友说她叫杜鹃。每年夏天总会来湖畔游玩,听老人讲我们大多数游鱼终因迷恋它而丧命于老熊爪下。后来我因生重病而从未外出,就再也没遇见过她,但她却从此住在了我心里。

  花 逝

  我叫杜鹃,生活在美丽的香格里拉,世人总会这么描述我:初夏的香格里拉到处是杜鹃花的海洋,缤纷似锦,灿若朝霞。各种颜色的杜鹃尽情绽放,有高大粗壮的乔木,有千枝百叶的灌丛。有直指苍穹的,有匍匐于地的,有的花大如碗,有的细若米粒。颜色从纯白、银粉、藕荷、水红到血红、从鹅黄到橘黄、从纯色到斑点,鲜嫩得似不小心一触碰就会渗出水。高原的骄阳用炽热、体贴、纤细的情感眷恋着杜鹃,杜鹃在灿阳与碧空下生活得更加舒畅。就连无比活泼好动的高原的风,也常被它迷离在这里久久不肯离去。

  那个午后,我用朦胧的睡眼瞥见了身穿白衣在湖中游览的他。他痴痴地看着我,俊俏的脸庞泛着淡淡的光。望着湖中白衣飘飞的他,我心里的那棵水晶树好似被什么东西摇动着,遗落满地的晶莹。他住在了我心里。只是后来我再也没见过他,虽然这个春夏我总会找各种理由来湖畔游玩,后来我还央求爸妈把家迁到了这里,可我始终没见到他。一岁好快,逝期将近,如今我已鹤发鸡皮,就算再相遇,他也认不出我了吧。

  杜鹃醉鱼

  翩翩,飘飞,仲夏的杜鹃纷纷告别枝头,跳着忧伤的舞蹈飞向苍穹、飞向碧湖。刹那间,苍老的枝干不禁落下点点粉泪,纷纷飘落的粉泪染红了大半个湖面,杜鹃在湖中完成人生中最后的洗礼,洗净一切纷繁与艳丽后,以最为素净淡雅的身姿步入天堂。

  “咿,那不是他么?”她在弥留之际看到了匆匆赶来的他。

  “啊,是她是她!”今天他不顾身体的虚弱冲破家人的反对,迫不及待地赶往湖面。似乎他已在心里感受到日夜思念的她今天会出现,所以他才会有这般飞蛾扑火的勇气。他又看到了她那双迷离朦胧的双眼,似睡非睡、似醒非醒,像那个午后见到的一样。他感到素洁的她似乎比以前更美了,于是他就幸福地沉醉在那美中。

  在她弥留之际,在他迷醉之际,他慢慢游了过来,她吃力地飘了过去,在满湖的脂粉,满眼的芳华中他们重逢。

  之后他们相遇的场景被世人代代述说,并被诗化为“杜鹃醉鱼”。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