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长江源格拉丹东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发布时间: 2017-05-31 10:40:38来源: 西藏日报

  每天太阳在羌塘草原深处升起的时候,安多县玛曲乡4村的昂旺杰布都要到村前的玛曲河里取水。舀一瓢清水,放一块金黄的酥油,浸泡入清香的砖茶,再加一点盐巴,家里勤劳的主妇打一壶浓浓的酥油茶,给昂旺杰布一家带来一天的惬意。

  格拉丹东姜古迪如冰川之下,草原苍茫。玛曲河畔的牧民们,千年韵律如此,接受长江源头第一弘清水的滋养。当游牧生活成为过往,当“长江源”碑立在姜古迪如冰川,时代的更迭、观念的更新给了藏北牧民新的考量。

  祖辈们并不知道,玛曲河汇入沱沱河后有一个响彻世界的名字——长江。昂旺杰布伸出皴裂的手,却可以粗略比划出一条从草原到大海的曲线,依稀知晓这条世界第三大河是怎么在祖国大地上流淌。

  居住在长江源头,牧民有了新的责任。有一次,一个自驾游车队4辆越野车,趁着夜色跑进姜古迪如,因为不知道路,车辆陷在了村民的草场里,一拉车破坏了大片草场。

  昂旺杰布发现后,及时向玛曲乡政府汇报。乡政府派出救援力量进行了救援,并对其劝返。车队人员对其破坏的草场提出协调赔偿,但是昂旺杰布拒绝了,“只要你们不再进入长江源保护区域,不再因为你们的车辆破坏我们的环境,就是对我们最大的赔偿”。

  玛曲乡实行“保护长江源生态全民行动”,当地牧民群众自发组建了生态保护巡逻队,主动巡查、救援、捡白色垃圾,默默守候着长江源头。

  全国人大代表次旺仁增是土生土长的那曲人,对藏北生态保护十分关注。“格拉丹东被标注为三江源保护核心区。然而从保护区划定以来,由于实际管辖与行政划分并不一致,一直存在矛盾,造成了工作上的尴尬。”他建议,格拉丹东作为生态保护整体,在管理上要进行有效衔接,在国家层面更应该打破行政壁垒,联合行动、联合保护,共同参与、共同管理,做好长江源头的保护工作。

  全国人大代表、自治区林业厅厅长云丹表示,长江源格拉丹东生态环境脆弱,管理体制和保护理念在西藏和青海两地不一,目前存在生态保护项目资金投放的尴尬。为此他建议国家相关科研部门加入到对长江源的保护和研究工作中来,实施监控、研判、预警,用严谨的科学数据作出合理判断,希望国家建立完善保护机制,适当增加生态补偿标准,提高当地群众保护生态的积极性。

  安多县没有等待,长江源生态保护的步伐一刻不停歇。至今,安多县也没有一条正规的路直达长江源的冰川,不是没有钱修,而是刻意为之。安多县县长扎西平措说:“长江源头的生态环境极其脆弱,一旦破坏就很难修复,不能吃祖宗的饭,砸子孙的碗。”

  该县毅然决然地放弃了旅游开发的念头,提出“生态保护第一”“不吃祖宗饭、不砸子孙碗”等保护理念,对此区域实行封闭式保护措施,未经许可禁止进入,每年从微薄的财政收入中支出20余万元用于长江源头生态保护工作。过去五年,安多县通过一系列生态保护奖励措施在长江源头周边区域减畜26942头(只、匹),禁牧面积达到106.64万亩,兑现源头群众各项禁牧、退牧资金7600余万元。

  同时,今年1月,安多县向上级部门提交报告,提出实施长江源多玛乡4村生态搬迁、加大源头区禁牧力度、实施封闭式保护等意见和建议。

  “没有你,哪有长江滚滚浪滔天;没有你,哪有怒江滔滔到天边;没有你,哪有澜沧江水拍两岸……”对素有“江河源”“生态源”“中华水塔”美誉的羌塘草原,藏北人深深眷恋。

(责编:央卓)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相关阅读

  • 观察/
  • 文化/
  • 宗教 /
  • 旅游 /
  • 秘闻
  • 治国理政进行时
  • 老西藏精神
  • 尼玛嘉措:红军走过的地方
  • 亚格博:形色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