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阳乐住的佛缘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作者: 亚格博发布时间: 2017-11-30 08:23:01来源: 中国西藏网

健阳乐住

健阳乐住(左)与亚格博(右)

  阿古昂巴夫妇守在昂仁县这条偏僻的山沟里七十多年了。因为周围的山太高了,在西藏高原已经公路四通八达的今天,这条山沟至今还没有修通公路。村里曾修过简易公路,可一到夏季,大雨一冲,就四处塌方。距离最近的通车点,也要徒步五六公里呢。

  阿古昂巴不是出家人,但因为家族传承,会念一点经,做一点法事。例如,夏季来临,山沟里多变的气候,往往一场冰雹来袭,就会把半成熟的青稞砸得一片狼藉。村里人就会请阿古昂巴念经,让冰雹远去。农村人一般管这类人叫“冰雹喇嘛”。怎么着念几次经,总会有一两次管用的,所以村里人还是挺信他的。最重要的是,阿古昂巴家里有一尊不知是哪一辈传下来的度母佛铜造像,庄严、慈悲、精美。村里人说,阿古昂巴念经做法事很灵,那是因为他家供奉的这尊度母显灵啊。

  2016年6月25日,这天夜里,阿古昂巴做了一个梦,梦见山谷里夏雨初晴,云蒸霞蔚,一条彩虹横跨山谷,彩虹下,一位佛菩萨从霞光中向他家走来……

  第二天,阿古昂巴正在向老伴讲述这场吉祥的梦境时,一位高僧带着几名弟子正跋涉在崎岖的山路上,向他家走去。

  这位高僧,正是我多年前认识的一位朋友:觉囊派法主健阳乐住。当时我正在北京工作,住在北部郊区的上庄村。我们那里有一个每周一回的“不求甚解读书会”,常常请各方面的学者高人来讲座。那天晚上,有一位学佛的朋友米鸿宾,请来了他的上师健阳仁波切,给我们讲觉囊派的法理:“他空见”。因为我在西藏工作多年,对西藏和藏传佛教接触得较多一点,所以,见到健阳也格外亲切。虽然对他讲的觉囊派高深的宗教哲学,如坠云雾,但对健阳的印象十分深刻。当时他只有三十多岁,但他的法相很有几分佛陀再世的感觉,尤其是他能用标准的汉语普通话表达宗教哲学,十分钦佩。自此,便与健阳多有接触。

  觉囊派是公元十三世纪源自于西藏拉孜县觉囊沟的一个古老教派,有着独具特色的文化。格鲁派兴起之后,觉囊派遭到各派挤压,教徒们流散到一些偏远地区,默默地传承了几百年。与其他各派,教义大致相近,也有不小的区别。在四川与青海邻近的地区,有几十座觉囊派寺庙,有数十万信众。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觉囊派已经传到了第四十六代法主阿旺•云登桑布。藏传佛教领袖十世班禅额尔德尼对觉囊派的地位给予了肯定,并把云登桑布法主请到北京,参与了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的组织和教学工作。云登桑布上师自觉年岁渐老,按照觉囊派的法脉传承,他开始寻找自己的接班人了。

  此时的健阳乐住,俗名叫华丹,只有五岁半。他的舅爷是青海省一位著名高僧,看着这位外甥的长相和品性,就打算让他出家,以后可以作为家乡寺庙的住持。云登桑布上师派出的寻访人,也找到了华丹,但舅爷不很乐意,因为他早有安排了。健阳的父母也不乐意,觉得孩子毕竟太小,远离故土,难以割舍。云登桑布上师亲自找到高僧舅爷商量,商量的结果是,先把华丹带走,闭关学习修炼三年再送回来。这一去,过了三年,又过了三年,舅爷来找云登桑布上师,要把华丹迎回去。上师说,您看,他在我这里学习修行非常好,他要是走了,我这里觉囊派的佛法就无人继承了。舅爷也觉得佛缘到这份上,不能再加勉强了。

  华丹来到藏哇寺,上师给他赐法名阿旺•健阳乐住。从五岁半就跟随上师身边,不离左右,闭关多年,修习佛法。上师以心传法,显密二宗,大小五明,藏文经书,佛乐绘画,言传身示;健阳则点滴在心,一言一行、一举一动,皆出于师。2000年9月,见弟子佛性开悟、品性成熟、学业成就,上师决定传位于他,授《委任法卷》说:“神圣至尊阿旺•健阳乐住如大海遍布,此人胜具戒净贤与光大法门之愿力,他能利益教法与众生而灌顶传法,兴隆三宝之事业,因前世之积累而自在吉祥福报已具足,如正遍知大觉囊预言:‘值此地藏王之化身菩萨名华丹出现于世,见修行果清净宜,圣贤法子持有大宝教法不灭遍。’如此预言与我唯理清净之观察,授权为大中观他空之四十七代法主金刚上师。”

  第十七世噶玛巴得知此讯,亲笔信谕:“法主云登桑布清净传承,已赐予心子健阳乐住。我听闻后非常欢喜,通过我们的观察,我和我的教派都非常赞叹认同。”

  “心子”这个词用得太好了。我认识并接触健阳后,他说得最多的就是上师了。他觉得,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在继承上师未了的心愿;他已经做的一切,距离上师的发愿还距离很远很远。

健阳乐住(左)与亚格博(右)

  我本人并不是佛教徒,也不是施主,而是这位仁波切的俗界朋友。我觉得这样接触起来更为真实、更为随意。那一年冬天,健阳带领着藏哇寺的梵音佛乐团,从广州一路演出到北京。他打电话给我,有时间可以来听听。那天,北京气温骤降,下起大雪,我提前到北京大学去,健阳正在后台间一个墙角蹲着,我很担心会有多少听众能来,宽慰他说,今天北京太冷了,来的人不一定很多。健阳平静地回答说:“看缘分吧。”可是,半个小时后,我从后台出来,看到演奏厅居然座无虚席,很多听众只能找空地儿站着。那天晚上的梵音佛音震撼感动了所有人,甚至音乐会结束后,很多人久久不愿离去。

  后来,我辞官离京,再赴西藏,创建西藏牦牛博物馆。这期间,我在藏区进行万里牦牛田野调查中,还到过健阳的主寺:位于四川壤塘县的藏哇寺。可惜当时健阳在外地,他嘱咐弟子们热情接待了我。此后,健阳几次来西藏,我们都要多次见面,所以有时间可以随意聊聊。

  我觉得,他今年才四十二岁,寺庙有2000多人,还有佛学院,另外,为了帮助政府解决无业青少年的出路,开办了唐卡学校、藏医学习班,也有700多人。那年我去藏哇寺时,正在兴建规模达4万多平方米的坛城。无论从管理还是从财务上说,都是极大的压力。健阳平静地对我说,一切都是按照上师教导的做,一切都是佛缘。我们没有刻意做什么宣传,也没有举办过特别大型的法会,所有佛事活动都在政府和法律规定的范围内,慢慢做吧。我们的施主、一些居士们,刚开始结缘的时候,有的还是很落魄的,但经过觉囊佛法的修习,又身心俱足地走上新的道路。还有的人,完成一段修习后,重新创业,缺乏资金,我们还借给他们一些资金,不久就发达了,加倍地回报寺庙,成为施主。我们修建坛城,也是上师的发心,完全按照上师当时的设计,连门窗的尺寸都一点没改变。因为改变一点,整个建筑就不对了。上师的智慧太伟大了。他说起上师时,仿佛上师就在眼前,他的眼里流出无限的深情。

  健阳此次来到西藏,主要是想看看觉囊派的发源地、拉孜县觉囊沟的情况,还有就是,坛城修建起来,不但作为佛法圣地,还要成为一个佛教文化的博物馆,到西藏看看,能在民间找到点什么新旧物件。原本说是三两天就回拉萨,可是,过了三天还没有回来,给我打电话说,还有一些事,要再过一两天。

  原来,健阳从拉孜返回到日喀则,正打算回拉萨,却十分偶然听一位阿尼说,昂仁县的一个山沟里的一户老人家有一尊非常珍贵的佛像。这位阿尼是那个村里人的亲戚。健阳听说后,问清那个地方的情况,决定掉头再次西行,去往昂仁县。

  阿古昂巴怎么也不会想到,他做的那个梦,今天竟成了现实。一位高僧真的来到自己跟前。眼前的健阳,就是梦中的佛菩萨啊!最难以置信的,这位佛菩萨怎么这么眼熟呢?很多年前,也想不起是谁来到他家,给过一张活佛的照片,一直保留在家里。这位活佛恰恰就是眼前的这位佛菩萨!

  健阳对这位老人说,听说他家有一尊佛像,想来拜拜。

  阿古昂巴说,这尊佛像在他家已经传了几代人了。这几年,不断地有人来找他,希望能够出让。一位精明的康巴商人出价一千万,但阿古昂巴没有卖。这个康巴人为此作了不懈的努力,看到阿古昂巴家的房子很破旧,专门买了一车木料,送到他家门口,说是要给他修一所新房子。就这样,阿古昂巴还是不答应,现在堆在门口的木料都要烂了。那个康巴商人怎么都想不明白,阿古昂巴夫妇都已经七十多岁了,还守着这尊佛像干什么?当然,康巴商人太明白了,这尊佛像如果让他转卖到北京,就是三千万元,他可以从中获得两千万元的利润,一辈子做成这一单生意不就满足了吗。但是,阿古昂巴一直守着,尽管他们家的生活还很艰难。

  阿古昂巴对健阳仁波切说,我家祖传的这尊度母佛像今天终于找到主人啦!

  健阳回到拉萨对我说,那尊度母佛像太美了,见到度母,他几乎流泪了。那两位老人太好了,守了一辈子这佛像。他与阿古昂巴仿佛是久违的老朋友,他们之间甚至根本没有谈到一个“钱”字,双方都觉得,说到那个字,于对方都是一种侮辱。

  阿古昂巴说,现在正是高原的夏天,青稞也是半成熟期,等到秋天丰收后,健阳仁波切您再来把度母佛像迎到藏哇寺的坛城去吧。(中国西藏网 文、供图:亚格博)

 亚格博(左)与健阳乐住(右)

 

  [桑旦拉卓读后感]

  “法不孤起,必仗缘生”,信佛人对此永远会是深信不疑的,一切皆由因缘而起,也由因缘而灭。缘灭,当年的觉囊派在佛法兴盛时期,走向了没落;缘起,如今的觉囊派在末法的娑婆时期,走向了兴盛。那尊度母像,也许注定就是属于仁波切的,所以历经几代人,并没有被金钱、权力及各种的诱惑动摇过,依旧努力地守护着……等机缘成熟时,便遇上了属于它的人。生活也是如此,有时太过于纠结、在意得失的东西,都是无形中折磨自己,努力是应该的、但对于得失的心态,需要有个“度”、如能很好地把持这个“度”,既能让事情保持在最好的状态,也能让自己的心灵静下来,反之,就会让本应美好的人生、抹上一层不怎么美好的黑迹。

 

  在我写的形色藏人的每一篇后面,都有我的养女桑旦拉卓写的读后感。至于桑旦拉卓怎样成为我的养女,这篇以往的文章中可以看到——2008年第5期《十月》杂志《悲伤西藏》

(责编: 常邦丽)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 观察/
  • 文化/
  • 宗教 /
  • 旅游 /
  • 秘闻
  • 治国理政进行时
  • 老西藏精神
  • 尼玛嘉措:红军走过的地方
  • 亚格博:形色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