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科书式老赖当事人被批捕 受害者儿子:维权到底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发布时间: 2017-12-23 15:35:19来源: 新京报

唐山“教科书式老赖”当事人被批捕

开车肇事致受害者成植物人,后死亡;拒绝履行法院赔偿判决;尸检认定受害者死亡与事故有直接关系

唐山“教科书式老赖”事件,从一场民事纠纷,转化为刑事案件。

2015年10月6日,唐山男子赵勇的父亲赵香斌遭遇车祸,法院判决肇事司机赔偿85万余元。直到赵香斌去世,两年多时间,肇事方始终拒绝赔付。赵勇将自身经历发到网上,引发关注。

昨日上午,新京报记者从赵勇及其律师处获悉,因涉嫌交通肇事罪,肇事者黄淑芬被唐山警方刑事拘留后,经唐山市丰润区人民检察院批准,被执行逮捕。

交警出具的交通事故认定书显示,司机黄淑芬对事故负主要责任。

法院判赔85万 肇事司机拒赔

2015年10月6日,唐山男子赵勇的父亲赵香斌遭遇车祸。事发两年多后,赵勇在网上曝光称,2年多来,肇事司机黄淑芬既未主动承担医疗费,也没有道歉。

按照赵勇的说法,车祸事故后,其父“五次转院,四次开颅手术”,成为植物人,家里欠下巨额债务。自此,建筑学硕士毕业的赵勇放弃工作,照顾父亲起居。为筹集医疗费用,他曾发起“卖画救父”,通过网络筹得21万余元。去年下半年,赵勇将家中房子卖掉,用于治疗费用。

与此同时,今年6月8日,唐山中院判决,肇事司机黄淑芬需赔偿赵勇一家85万余元,限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给付。

赵勇提供的一段视频显示,黄淑芬不仅拒绝赔偿,还表示“判几年也中,咋地都中,反正我判几年,最起码这点钱我不用还了。”两年间,黄淑芬家购置了新车,买了首饰,但始终拒绝执行法院判决。赵勇将与黄淑芬一家接触的视频和音频发布至网络后,引发网友关注,黄淑芬也因此被称为“教科书式耍赖”。

12月1日下午,唐山中院通报称,赵勇于今年9月5日申请强制执行。鉴于黄淑芬未按要求申报财产,拒不履行生效判决,法院将其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并限制高消费。唐山中院表示,将对黄淑芬处以拘留15日。

第一次尸检结果显示,受害者死亡和交通事故有直接因果关系。

死亡与交通事故有直接因果关系

12月1日上午,赵香斌去世,赵勇同意对父亲进行尸检。12月9日,赵勇公布了父亲的尸检结果。唐山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出具的法医病理鉴定书显示,赵香斌的死亡确定与交通事故有直接因果关系。

鉴定结果出具后,黄淑芬请律师提交鉴定异议书,要求唐山市检察院法医再次鉴定。赵勇称,第二次鉴定除常规解剖外,可能要摘除器官制作病理切片。

12月16日,赵香斌的二次尸检开始,复检结果将于30个工作日内出具。

昨日上午,新京报记者从赵勇及其律师处获悉,因涉嫌交通肇事罪,黄淑芬已于12月9日被唐山警方刑事拘留。此外,经唐山市丰润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黄淑芬已被执行逮捕。

昨日,新京报记者尝试联系黄淑芬女儿刘明月,未获回应。

目前,黄淑芬仍拖欠近83万元赔偿款。赵勇的代理律师岳屾山表示,无论最后判决结果如何,黄淑芬都需承担民事赔偿部分。

■ 对话

受害者儿子赵勇

“维权到底,给爸妈一个交代”

昨日,听说黄淑芬被逮捕的消息,赵勇说,自己心情十分平静。两年多的维权之路让他耗尽心力,他说已经没有太多激烈情绪,现在只想维权到底,给家人一个交代。不过电话那头的赵勇,还是对未来有所期待,“要慢慢回到正常生活”。

“车祸改变了两个家庭”

新京报:知道黄淑芬被批捕后,心情有变化?

赵勇:其实没什么感觉,因为事先有心理准备,按照程序是会走到批捕这一步,所以心情还是比较平静的。

这么长时间以来,我一直被推着向前走。出事之后我去追责,去给爸爸治疗,去尝试解决问题,这些都无法提前做准备,所以有些被动。

新京报:对刑事立案有无预判?

赵勇:车祸一开始没有立为刑事案件,后来经历了两次尸检,我都没有想到过要追究刑事责任,这些都是难以预判的。

新京报:从民事纠纷变成刑事案件,算是维权以来的一种胜利?

赵勇:我觉得这个结果是两败俱伤,是双方都不愿意看到的。这场车祸彻底改变了两个家庭。

新京报:现在的生活来源是?

赵勇:我爸出事不到一年的时候,我原单位领导说可以先处理家里的事,工作给保留着,等解决了随时回去。本以为很快能解决,没想到拖了这么久,所以去年我给领导打了电话,说工作不要替我保留了,重新招人吧。现在没有什么收入来源,还是靠去年卖房子的钱支撑着,在老家还借了一些钱。

新京报:为什么坚持要维权到底?

赵勇:这场车祸的代价,是我爸的生命,我不能逃避。其实到现在为止,这件事也不算是解决了,但是刑事立案,算是往前推进了一步。维权到底,不光是给我爸一个交代,也是给我妈一个交代。我妈精神和身体上都很受打击,到现在还是不能下床,最近情绪稍微稳定些,也有亲戚在帮忙照顾。

新京报:想过事情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吗?

赵勇:如果一开始黄淑芬能够积极赔偿,会不会走到这一步?现实没有办法假设,只能说如果一开始态度好,积极赔偿的话,结果会有区别,是否能够及时垫付医疗费,确实能够影响我爸的治疗。

赔偿和我爸的死不是因果关系,但是一定程度上能够产生影响。所有的交通肇事案里,最黄金阶段的治疗时间,都是刚刚出事的时候。影响治疗效果的,很大一个因素就是医药费,如果一开始能积极赔偿,虽然未见得会产生有特别大的改善,但是起码希望会更大一些。

“不能用违法对抗违法”

新京报:从车祸发生至今,心态上经历了怎样的变化?

赵勇:从一开始到现在,心态有很多变化。刚出事那几个月,完全不知道我该怎么办,很蒙。从无助、崩溃,经历漫长的时间后,情绪逐渐稳定下来,慢慢知道要思考,要去解决问题,必需迅速坚强起来。

新京报:所以这场车祸也改变了你?

赵勇:如果没有这场车祸,我正常去工作,会有质的不一样。我爸我妈都退休了,都有退休金,我们家应该是稳步往上升的。至于我个人,事业婚姻都会按部就班往前走,但这两年多完全停滞了,生活从车祸那天开始就彻底改变了,往后的生活里,只有“车祸”这件事。

新京报:现在对黄淑芬一家的态度是?

赵勇:说实话,刚开始是有些恨,但是经历这么长时间后,已经没有太多激烈情绪了,平稳下来。

有人说我恨他们,但是如果仅仅是恨,这两年我不会选择维权,而是采取一些更激烈的方式,因为我觉得不能用违法,去对抗违法。

新京报:还愿意通过对话解决问题吗?

赵勇:现在没有必要再对话,因为最应该沟通的时候,没有取得有效沟通。即便是道歉我也不能接受,因为我爸已经不在了,向谁道歉?他才是真正的受害人。

新京报:未来有什么打算?

赵勇:会跟律师沟通,为开庭做准备。会努力回到正常生活,希望能解决这件事,但是也有心理准备,因为不是短时间能完成的。

生活也在慢慢恢复,我可以抽一点时间出来照顾我妈,能偶尔出门,但是工作恋爱这些,现在还没有条件。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王煜 本版图片/受访者供图

 

(责编: 常邦丽)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 观察/
  • 文化/
  • 宗教 /
  • 旅游 /
  • 秘闻
  • 治国理政进行时
  • 老西藏精神
  • 尼玛嘉措:红军走过的地方
  • 亚格博:形色藏人